设计作品见子博客: 花卷不咸
约稿请私信
weibo@花卷不咸w
GOT7相关@加奶不加盐

[宜嘉] 关于冷战与情人节(一发完)

* 现实背景

* 起名字太难了就这样吧(。

* 勿上升真人

* 赶着尾巴说一声情人节快乐啦XD


#

王嘉尔其实是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的。

二月十四日,瓦伦丁节,俗称情人节。

但他并不想提起,也没过节的心思——他和段宜恩还在冷战中。

争吵的源头其实也不过是些细碎小事,但奇怪的是,他们总能因为这些小事落得冷战甚至大打出手的下场。若解释得直白点,归根到底还是性格太过大相径庭。

但就算是在冷战,出门还是得出的,毕竟输了游戏的是他们俩,总得去便利店买好东西回来交代。

“天那么冷,露着脖子也不怕生病。”王嘉尔把一条围巾扔给段宜恩,还是没忍住开了口。

戴着帽子的人没应声,但还是围上了。

王嘉尔在心里暗骂一句,心生出些许委屈来。

就一辈子别开口算了。


首尔的夜晚最不缺热闹与人气,哪怕天寒也盖不住热烈的气氛。

街上走过一对对情侣,商店趁着这个时候搞起活动,就连少见的街头卖花的小孩也融入进这一派热烈中。

其实他们走的这条路人并不多,但通着大路,总能感染上点节日的氛围。王嘉尔刚看到那个卖花的小女孩时还心想,在这小路上叫卖也不怕没生意。

他以前一直觉得路上拉着路人买花的小孩只是影视剧和小说里的存在,所以难得亲眼遇上一回时便忍不住老把视线往她那里挪。那是个瘦小的女孩,手上挽着只篮子,里面装着一支支包装好的玫瑰,一片红艳艳的。

这么一直瞧着,倒是把那个小女孩给瞧来了。

“哥哥,买束花吧。”小女孩跟着他,眨巴着眼去勾他的衣角。

王嘉尔想躲,但又怕摔着孩子,便还是放慢了步子。

“不不不,我不买。”他连连摇头。

可小孩哪能那么容易就放过他,依旧操着稚嫩的童音不依不挠地劝说着。

王嘉尔本就是个不善拒绝的人,见连声说了好几句不都没能浇灭这小孩的耐性便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他抬头想向段宜恩求助,那人正停在前方低头看着手机,也不知道是还没发现他仍被这孩子缠着,还是已经知晓一切选择退到一边静静等着他。

王嘉尔张口想喊他,但还是没出声。他望着那个清瘦挺拔的背影,突然觉得胸口好似堵了一口浊气。


他喜欢段宜恩。喜欢他安静时的清冷,喜欢他说笑时的温暖,喜欢他弯起的眼还有宽厚的掌……这个人的温柔总是无声又隐秘,却又牢牢地把王嘉尔这一颗心都攥在掌心。

但喜欢从何而来,便又从何生厌。

他讨厌段宜恩,讨厌他淡漠时的疏离,讨厌他无差别的温柔,讨厌他一双眼注视着他,却又不曾开口。

就好比现在,那个人站在几步外的不远处,明明是看似触手可及的距离,却愣是透出股难以打破的距离感来。王嘉尔时常疑惑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抓住这个人了。他们的性格全然相反,争吵是家常便饭,即便他们默契可嘉,王嘉尔也并不是总能读懂段宜恩,更何况这个人并不爱表达。

他总觉得段宜恩随时会从他指尖缝里溜走,然后随着风跑远,再不回头。

“哥哥,你就买束花吧。那个哥哥长得那么好看,你可以送给他呀。”小女孩还在坚持,小手紧紧攥着他的衣角。

王嘉尔被这一句话召回了神。他低头看着那只小小的手,好像守着什么珍宝,期冀和害怕都印在肌理。

王嘉尔不由停下脚步,放在口袋里的手攥着内衬的布料,指甲刮磨着指腹。远方人潮的欢腾在耳边摇曳,他发觉胸口堵着的那句话正呼之欲出——

不要走。


王嘉尔是小跑着追上段宜恩的。

那人也没奇怪他耽误了一会儿时间,只是偏头看他一眼,眼角落着点不易察觉的关心,可嘴边踌躇的话还没决定是否说出口就咽了回去。

他的恋人拿着束玫瑰,脸颊上飞着被寒风吹出的淡淡红色,看着就跟怀里那小小的花朵一样。

王嘉尔想要把花塞进段宜恩怀里,再满不在乎地说上一句“给你的”,但一对上那双明亮的眼睛他又泄了胆:“那小孩硬缠着我,我没办法,只好买了。”

段宜恩点点头。

王嘉尔的确耳根子软,总是抵不住别人的软磨硬泡。

“反正……反正是那小孩太缠人了!”

说完,王嘉尔捏着花,又哑言。

段宜恩没出声,眼神也没动,依旧停在他脸上。王嘉尔看着他平淡的神色突然又不乐起来,刚才堵着的那口气又往胸口推了推。

“走吧,快点买完快点回去。”

说完他往前快走几步,吹过的风像是在推着他向前,而他只有心口空落落的无力感。

忽然,一只手出现在他眼前,骨节分明的手指上是修剪圆润的指甲。

段宜恩的手很好看,这点王嘉尔一直清楚。

现在,那只好看的手伸到他面前,抽走了他怀里的那支孤零零的玫瑰,在耳边带过一阵风。他回过头,段宜恩垂着眼站在他身后,半张脸埋在围巾里,手里的那束花跟着风时不时抖动花瓣。

王嘉尔抿了抿唇没有开口,路灯下僵立的两人显得有些奇怪。

过了会儿,段宜恩的声音从柔软的围巾里闷闷地传来:“谢谢。”

王嘉尔愣了愣,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搞得有些讶异。

而段宜恩说完这两个字又沉默起来,过了半会儿他抬眼凝视着王嘉尔,那只好看的手又伸向他,只是这次是落在他的手心。

段宜恩的手很暖,连带着王嘉尔发凉的手也跟着被捂热。他牵起大睁着眼的男孩,无言地向前走。

王嘉尔跟上他的步子,忽然地,之前胸口堵着的气一下子消散。他埋在口罩下的嘴角忍不住扬了扬,空落落的心口又被暖意和满足感填满,全然忘记了就在不久前他们还在冷战。

他知道自己是有些太容易满足了,但掌心相贴的温度蒸发了之前堵在胸口不曾说出口过的期许,将那些患得患失又打碎得没了影。

与其说是“不要走”,不如说是在心里一直祈祷着“不要离开我”。

想要去了解,想要去分担,想要能够一直紧抓着手不放,将心头伫立的那个人留在身边。


“Happy Valentine‘s day.”

向来少言的男孩用母语飞快地轻声说了一句在这节日的俗套话,得来身边男孩爽朗清脆的笑声。

远方的人潮声如退潮般从世界消去,这世间、这一天、这一刻,所有的热烈气息只余下手中玫瑰的一抹鲜红和掌心炙热的温度。


“The same to you, my love.”



< 终 >


突如其来想到的一个小场景所引发的超短篇。

大概和自己最近的吵架冷战有关吧(...)

情人节快乐♡大家都要好运呀。

评论(4)
热度(39)
© MilkyYuki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