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作品见子博客: 花卷不咸
约稿请私信
weibo@花卷不咸w
GOT7相关@加奶不加盐

[宜嘉] 给你宇宙(一发完)

* 现实背景 很短没剧情

* 标题来自脸红的思春期的给你宇宙 听歌后的片段扩写

* 勿上升真人


王嘉尔回韩国了,晚上的航班。

段宜恩玩着手机刷了会儿YouTube,觉得无聊了又打开几十分钟前收到的消息。

「落地了,直播是几点啊?」

他略过自己的回复,又往上翻了翻消息记录,手指无谓地做着滑屏的动作,中英韩夹杂的零散字句晃过眼球。

“Mark哥,Jackson哥吃过饭了没?”崔荣宰把送来的餐食摆上桌,coco在他脚边打着转。

“给他留点吧。”他收起手机,弯腰抱起不安分的小狗,凑着鼻子去蹭它。

Bambam和有谦吵着要段宜恩别总霸着coco不撒手,被控诉的人坏心地抱着自己的女儿坐到他们对面,任它撒欢地用爪子扒拉自己的衣服,一脸笑眯眯的无奈样。

旁观的队长见势立刻抱住企图暴动的忙内line,段宜恩更是抱着coco愈加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照旧,一餐饭吃得热热闹闹的,可他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空了一块缺口。

收拾餐后略显狼藉的桌面时,他顺手把提前留好的饭菜搁进了微波炉,想着一会儿直接加热就好。

coco跑回了崔荣宰那儿,摇着尾巴跟着主人走来走去,打游戏的几人偶尔夸张地爆出几声鬼叫,霸占了客厅的一角。

段宜恩又窝回沙发上,拿出手机刷新推特和YouTube,一直等到再也刷新不出新的东西了,门锁的声音才响起来。

“我回来啦!饿死我了,飞机上都没吃饱。”王嘉尔一进门就扬着笑,摘下帽子撸了把头发。

“给你留吃的了,”崔荣宰稍稍侧头,视线还紧紧盯着游戏画面,“Mark哥你放哪儿啦?”

已经起身走去厨房的段宜恩没回答那句问话,正好提问的人心思也不在对话上。

王嘉尔打了个哈欠,跟着段宜恩走到厨房,微波炉亮起灯,嗡嗡作响。他揉了几下眼,段宜恩靠在流理台上安静看着他,问:“困了?”

“嗯,有点累。”

“吃完睡一会儿。”

王嘉尔摇头晃脑地笑起来,“我可才和粉丝说过刚吃完饭睡觉不好。”

段宜恩摇摇头,组织了好半会儿中文,“特殊情况。”


叮——


饭菜的香气重新弥漫在空气里。

王嘉尔端出热好的食物,找了沙发一角盘腿坐下,段宜恩跟着坐在一边,看了会儿吃得正香的人后又重新拿起手机。社交软件和视频网站上新增的内容一页页滑过,却又什么都没留进眼里。

“段宜恩,这个辣吗?”王嘉尔嘴上在问,筷子却已经伸出去。

段宜恩回头,才想起来忘了把这份里的辣菜去掉,但没来得及回答,只好看着他咬下一大口。

不出一会儿,王嘉尔便慢慢皱起脸,急急拿过杯子灌了一大口水,段宜恩适时地递上一张纸巾。

王嘉尔是易出汗的体质,吃辣的会出汗,紧张时也出汗,而一旦汗腺开始热络起来,汗水就像止不住似的不断渗出皮肤,整个人都被蒙上一层水光。

段宜恩又抽出几张纸巾递给身边的人,他接过草草抹了把额头,张嘴嘶着气。

“Mark你都不告诉我一下。”王嘉尔拧着眉抬眼看他,稍显粗粝的声音染着温暖的烟火气。

段宜恩看着他这副模样止不住地笑起来,双眼弯弯,“是你没给我回答的时间。”

王嘉尔自知是占不着理了,脸上一副势要张牙舞爪的样子,但口中的辣味又逼得他只能不断喝水,根本无心再去责难。细细密密的汗珠从他的鼻尖冒出,迎着灯光映得他的面容更亮了些。

王嘉尔的鼻子生得高挺,但鼻尖却俏皮地微微翘起,于是原本硬朗的五官也因此变得可爱灵动起来。段宜恩喜欢看王嘉尔的侧脸,亦喜欢他说话时的模样:睫毛随着明亮的眼睛上下扇动,脸部线条由光滑饱满的额头往下微陷,延出流顺的线条,末了又翘起一个弧度,再收回勾勒出丰润的唇瓣以及柔和分明的下颔线。他的眼里有光,眼角眉梢都飞扬着生气。

段宜恩总觉得,那翘立的鼻尖上该停着漂亮的蝴蝶,该落着柔软的花瓣,温柔的雨水会轻抚他的眼睑,晨间的阳光会亲吻他的双唇。

就好似这个人生来就该是被神赐予祝福的。

于是段宜恩不由自主地心生出温柔的心疼来,虽然刚才觉得他这副模样好玩的也是他。

“喏,”段宜恩脸上还存着笑,从茶几上的零食中找出一颗糖递过去,“你不是被辣哭了吧?”

“怎么可能!”王嘉尔缓过几口气,麻麻的痛感还留在舌上,“段宜恩你真是越来越坏心眼了。”

段宜恩摇摇头,“坏心眼的话就不会把吃的留给你了。”

王嘉尔终于还是笑起来,眉眼弯弯,“知道知道,谢啦。”


吃完迟到的晚餐后王嘉尔便回到房间休息,可说是吃完饭不能立刻睡觉的,最后还是扛不住睡意沉重。

几分钟前还说“我只是坐一会儿不睡觉”的人现在正蜷着身倒在床上熟睡,让打开门本想问有没有看到自己的帽子的段宜恩瞬时噤了声。

王嘉尔脸上正扣着那顶他正在找的帽子,房间里的白炽灯还大亮着。他随手关了过于明亮的灯光,打开角落的落地灯。

房外的叫声混着游戏背景音被房门过滤成模糊的音节,平添几分生气。

段宜恩依旧有些无事可做,但已没了空洞的虚无感,他坐到床边的角落戴上耳机,目光扫过王嘉尔那头咖色短发上的发旋。

身侧的温暖源是被数光年滤去了灼热的遥远星体,只留下绵长的呼吸揉进空气,一点一点填上他身体中空着的那个缺口。

他挪开眼,点开屏幕上之前未看完的电影,耳机里流淌出细碎的人声。


“Sometimes you have to reach into someone else's world to find out what's missing in your own. ”



星光挂上了天幕。

睡醒的男孩迷蒙地睁开眼,昏暗的房间浸润在落地灯温柔的光线里,身旁靠在床头的人早已放下手机陷入熟睡。

冬天刚过,春寒却未退。

他没出声,轻手轻脚下了床,拿过一条薄毯给身边的人盖上。屋内姜黄色的光线并不扎眼,但他却总觉得那光拂过段宜恩的睫毛时落了力道,怕是要把人惊醒。

于是他蹲下身,在堆杂的物品间摸索到开关——

世界霎时坠入深海。

双眼适应黑暗后,模糊而又分明的光影勾画出安静的身形。

也许是窗外城市的霓虹,也许是天际倾泻的星月,熟睡的人披着一层淡薄的柔光,连发丝都抖落细碎的光屑。静谧将封闭的房间延展至无限,漆黑一片的宇宙中,他躺在星河围绕的中心,无声而温柔。

王嘉尔还蹲在床边,手指悄悄触到床面,段宜恩的手垂在那儿,指尖停着光。他忍不住伸出手,等离那指尖近了却又停了动作,最后还是变了路线转而捏住薄毯一角,轻轻向上拉了拉。

他们一会儿还有个直播,但在此之前还有时间可以休息。

摸索着,他起身小心翼翼地绕开地上的背包走到门边,轻轻开了条缝隙跻身出去。

客厅里的几人还在打游戏,手指操作的声音哒哒作响。备受冷落的coco摇着尾跑到他身边,蹦了几下后又想往房间里钻。

王嘉尔一把捞起这位大小姐,亲亲它的耳朵,“别打扰别人睡觉啦。”

说完,他又看了眼靠在床头的身影,伸手拉过门把。


那片宇宙被他合上,重新藏进深海之下。



做个好梦吧。




[ 终 ]


本来只是某天随手写了一个小片段,听了给你宇宙后忍不住扩写一下。

评论(10)
热度(31)
© MilkyYuki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