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作品见子博客: 花卷不咸
约稿请私信
weibo@花卷不咸w
GOT7相关@加奶不加盐

[猪尔] 隔壁的朴先生有话说EP05(中短/小甜饼)

* 小学老师X健身教练

* 勿上升真人


EP05 [ 秋天、落叶与... ]

王嘉尔最近手头多了好几个学员,一忙起来也就充实了不少。林在范偶尔会来几次健身房,顺便和他一起吃个饭聊个天,只不过每次话题总归要在女朋友上绕一圈,次数多了,惹得王嘉尔这位盼不来春天的单身人士时常干出对上司大打出手的事儿。

然而罪魁祸首一点也不介意,反而总露着一口好牙笑成眯缝眼,偏偏这幅样子还被前台小姑娘说是特别有魅力,让王嘉尔更是头顶冒气。


“我长得不好看吗?”王嘉尔靠着台子,问得特别认真。

“怎么会,你可是我们这儿的头牌,当然好看。”前台妹子回答得也特别诚恳。

只是这夸奖怎么听都有些不对劲,王嘉尔一双大眼不禁翻了翻,手指重重敲几下台面,“所以说,你老板都有女朋友了,就别整天说帅帅帅的,就是帅也不会是你的了,倒不如多夸夸看看别的人啊。”说完,他还挤眉弄眼地悄悄拨了下刘海。

“那有什么要紧的,我就看个脸嘛,”小姑娘被他的样子逗笑,嘴上又调戏起这个比自己小的弟弟来,“别的人的话,你那个最近来健身的朋友也挺帅的,要不要介绍给我们认识一下呀?”

王嘉尔心想这说的也只能是朴珍荣了。

上次提议让朴珍荣来健身房看一看后没几天,朴珍荣倒真挑了个时间在他上班的时候来了,顺便也真办了张健身卡。他来健身的时间也规律,总是来两天隔一天,有时碰上王嘉尔上班的时候王嘉尔还会特地跑去和他搭会儿话,以至于同事都有点眼熟他的这位邻居朋友。

“不要,”王嘉尔摇头摆脑地拖长了音,“才不介绍给你们这些没眼光的家伙。”

恰好这时闲来无事跑来巡岗的林在范进了门,一见王嘉尔靠在那儿和妹子插科打诨,便走过去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不轻不重,却正好把容易一惊一乍的人吓得嚎了一嗓子。

“林在范你有毛病啊!”王嘉尔捂着头不满地瞪着看上去心情很好的男人。

“你不好好上班在这儿干嘛呢。还有,对老板直呼其名不合适吧?”

王嘉尔这回站直了,嘴里叽里咕噜蹦出些“资本家”、“周扒皮”这样的字眼,但一看林在范那对眉毛挑了起来,又大声回一句:“林大老板,我在午休!”

林在范对这一声称呼格外满意地点点头,狭长的眼也跟着弯起。

“在聊什么呢?”本着关心员工生活的精神,他问。

“在夸你好看。”王嘉尔没好气地回答。

倒是一旁的前台妹子开心地向林在范如实报告,说:“在说Jackson的那位新朋友呢,不过他都不肯介绍给我们认识,藏得可紧了。”

林在范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半是好奇半是打趣地问:“新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你哪儿不知道了?”王嘉尔刚聊了半天觉得有些口渴,转头往员工休息室走,“就我那个邻居。”

林在范跟在他后头,这么一想王嘉尔的确是跟他提过几次这个人,自己好像还在健身房看到过他一次。

“他叫什么来着,朴,朴……”

“朴珍荣。”王嘉尔找出自己的保温杯喝了一大口,看他在那儿卡了半天忍不住提醒。


本来王嘉尔没想过话题回绕到朴珍荣身上的,现在被他们这么话题一带,他不禁又想起来最近苦恼的事情。

这日子已经进了九月下旬,再过两天就是朴珍荣的生日了。

原本嘛,朋友过生日不过就是送个祝福或者送件礼物的事儿,但王嘉尔偏偏在这事上犯起了难,脑子里的小人打了好几天的架,难分胜负。

他和朴珍荣认识的时间不算长,送礼物也不知该送什么,于是王嘉尔本想着约朴珍荣一起吃顿饭的,但朴珍荣虽然自己一个人住却又是本地人,不像他在这儿没几个朋友父母也不在身边,万一人家没空呢?那多尴尬。

不过这会儿正好林在范开了话头,他便一股脑把自己愁了几天的事都给说了出来。


突然被迫替人排忧解难的林在范听王嘉尔这么一通说先是被绕晕了半会儿,然后难以理解地看着他,“这不就是打通电话问声有没有空出来吃个饭的事儿吗?”

“万一他要和朋友或者家人过呢?”

“那就改天约啊,又不是非得那天。再说实在不行你就说句生日快乐不也是祝福吗?”

“那不一样。”

林在范心想这哪儿不一样了,可一看王嘉尔皱着眉的样子还是闭上嘴没说出来。

“你怎么想那么多有的没的,不像你的风格了啊,”林在范显然还是无法理解王嘉尔到底在那儿纠结个什么劲,“又不是第一次约暗恋对象出来约会,有必要这么谨慎小心的吗。”

林在范这一句话说得无心,讲完还在那儿嘀嘀咕咕什么也没见王嘉尔给他过生日有这么上心的抱怨,可听的人却是一激灵,原本半合的眼也睁开了。

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整个在王嘉尔耳边炸了一声响雷,震得他心脏都抖了两下。

不带半点犹豫,王嘉尔下意识地立刻开口反驳,“什么暗恋不暗恋的,你过生日的时候我哪次没精心挑礼物?哎呀反正我打电话就是了!”

这一段话说得飞快,林在范一时被他这突如其来地果断弄得一头雾水,只好在一边木讷地哦了一声应和。

王嘉尔也没再多想刚才心脏那一下不安分的抖动,只当是自己不甘被林在范这么打趣看扁才导致的冲动行事。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嚷着午休时间快结束了要去工作,说完不久又觉得嘴巴干得要命,便握着手里的保温瓶就往嘴边送。这么一送,早关上的杯盖直直磕在他的牙上,一记钝痛激得他顿时闷声叫起来。

林在范原本懵住的心神被王嘉尔这一下身体搞笑给唤了回来,大笑的同时,他隐约感觉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蛛丝马迹。

“既然员工要上班那我就不打扰了,你可要记得打电话约你的邻居先生啊。”

林在范一边笑一边朝外走,一脸戏谑的样子惹得王嘉尔捂着嘴气急败坏地抄起桌上的一包抽纸巾往他身上扔,只可惜准头不好,被后者灵巧地躲开,软绵绵地落在地上。

员工休息室很快就只剩下王嘉尔一个人,他揉揉嘴唇,最后还是乖乖弯腰捡起纸巾放好,拿了记录板郁闷地走出门。

打电话就打电话,谁在怕啊!


/ / /


朴珍荣接到电话的时候他正在整理学生的作业,所以接得慢了会儿。

不过显然对方并没有十分期待能够接通,在那头叫了声他名字后就开始磨磨蹭蹭地扯东扯西。

朴珍荣察觉到他的不同,便先开口问:“是有什么事吗?”

王嘉尔嗯了声,又拿远了手机轻轻拍了两下脸找回镇定,赶忙趁着自己还没重新掉进那份莫名的纠结心情中前先开口。

“周五请你吃饭,朴先生有没有空赏脸呀?”王嘉尔说完不自觉地抿起嘴,耳朵悄悄竖起来。

朴珍荣一听,嘴角先做出反应翘了起来。

他对于这句问话并不意外,甚至有种达成预想的感觉,这一点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

“我要是说没空呢?”朴珍荣把理好的本子堆到一旁。

王嘉尔一听垮下肩,语气倒绷着没变,“没空的话就留着下次了呗。”

朴珍荣笑笑,换了只手拿手机,“那可不行,难得王教练要请我吃饭,我可得把握机会。”

这句话一说完,王嘉尔又来了精神,语调都明显上扬了些,“你那天不和朋友约出去玩玩?不和家里人一起吃饭吗?”

一问完,王嘉尔心里倒先涌出了一点负罪感,但一想到朴珍荣答应他的约饭还是不由自主心声出一丝骄傲的喜悦来。

“我几个朋友都在外地忙,父母出门旅游了,”朴珍荣停下手里在数的卷子,一一回答他的问题,“而且你不也是我朋友吗?”

这一句反问听得王嘉尔更乐了,先前的纠结都立刻消失在几声傻笑里。

这么一约好,王嘉尔兴致勃勃地说是要周五去朴珍荣的学校直接找他碰头,反正他那天休息。朴珍荣也不拒绝,讲了下大概的下班时间后就算是定好了。


然而这前一天才约好,后一天到了周五朴珍荣就被事情给缠上了。

放学的时候班上的一个小女孩等了半天没等来该来接她的妈妈,便跑去办公室找正准备收拾东西走人的朴珍荣。

小姑娘推开办公室的门,见朴珍荣正在理包,便怯怯地问:“朴老师,你要回家了吗?”

朴珍荣看她半个身子都躲在门后,便停下手中的动作摇摇头。

“妍秀怎么了吗?”他走过去,微微俯下身。

“妈妈没有来接我,朴老师你能陪我一起等吗?我不想一个人……”叫妍秀的小女孩声音越讲越小,头也渐渐低下去。

朴珍荣内心不由自主变得柔软起来,嘴边露出温和的笑。他轻轻拍拍她的头,转身拿了包,然后又走回来牵起她的手,“走吧,我陪你一起等。”

回到教室,朴珍荣先给她的母亲打了通电话,电话那头的妇人带着歉意连声说了好多句对不起,说是遇上家里老人发病去医院抽不开身,一时没来得及给老师打电话通知一声。

“没关系,只是下次如果有这样的情况还是先打电话通知一下比较好,孩子一个人在门口等久了也不安全,”他抬手看了眼手表,又看了眼一旁安静坐着的小女孩,终是叹口气,“这样吧,您大概什么时候能到呢?我还是陪妍秀等您来吧。”

对方听了又连声向他道谢,最后说是差不多一小时后能到。

挂了电话,朴珍荣看着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小孩笑着安抚几句,又陪着她看了会儿书。

没过不久,王嘉尔就打来了电话,说是已经到学校门口了。朴珍荣没接话,只是让他把手机转给门卫听,王嘉尔虽然疑惑却也照做了,只见门卫室的大爷在那儿应了几句好好好,随后便把手机还给王嘉尔示意他能进去了。

拿回手机的王嘉尔一头雾水地重新把手机放到耳边,愣愣地往校园里走,边走边问:“这怎么还放我进来了?”

“我和门卫打过招呼了。”

“我知道,我是说你怎么没说让我进你学校来找你啊?”

朴珍荣听出他满心的疑惑,不禁笑了笑。

“我还没下班。”

“欸?那我去哪儿等你?你没下班的话不是该在上课……”

“所以说过来陪我一起上班吧。”

朴珍荣打断了他的话,手肘撑上桌子,歪头转了转桌边的松动的挂钩。

电话那头的人愣了愣,以疑问的形式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朴珍荣没再多解释,直接报了楼层和班级嘱咐了一下该怎么走后就挂了电话。

“朴老师,是有人要来吗?”刚还在看书的女孩现在好奇地抬了头。

朴珍荣点点头,又笑起来,“有位大哥哥要来陪你玩咯。”


王嘉尔寻着班级门牌找到教室的时候朴珍荣正在给妍秀解释看不懂的字词。

抬头的间隙,他看见了门上的小窗后那颗探着的脑袋,于是伸手招了招让他进来。

简单对当下的情况做了下解释后朴珍荣朝妍秀介绍了下王嘉尔,而女孩听完后也乖巧地喊了声大哥哥好,把王嘉尔不知所措的心抚平了一半。

王嘉尔喜欢小孩子,却又不是很懂如何和小孩相处,于是除了一开始逗逗妍秀讲了几个笑话,之后他还是安静地坐到一边趴在桌子上看着朴珍荣陪小女孩读书。

桌上摊着的是本《小王子》,书页上还配着彩色的插图。他记得自己小时候也有过一本,现在应该也还在家里的某个角落安静躺着。

朴珍荣坐在他和妍秀的对面,低垂着头侧着半个身子。王嘉尔注意到他的睫毛很长,日光跟着他眨眼的间隙跳跃在上头,一下又一下,随后悄悄落进眼里,折射着剔透的眼珠,汇了一汪清水。

不知不觉,他的心思渐渐从那彩色的书页上转移到眼前认真的男人身上,眼神跟着他细小的表情和动作忽上忽下。

王嘉尔是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看朴珍荣,也是第一次这么安静地听他说话。

就和以往的印象一样,朴珍荣的声线很好听,恰到好处的低沉揉着细腻的温柔,像一注温热的泉水淌进耳朵,每一个字词都落得叮咚几声涟漪。

听得久了,那些涟漪便悄悄荡进了心室,等回过神,王嘉尔蓦然发觉心脏那份不安分的抖动又已悄悄在胸膛里发难。


“这句话吗?”


视线里,朴珍荣伸手指了指书页,垂着的眼睛抬起望向认真听着的小女孩。在得到对方的点头后,那双眼睛温柔地弯起来,眼尾堆起细细的褶子。他饱满的嘴唇跟着上扬的嘴角扯开一个弧度,脸颊微微鼓着。

王嘉尔感觉自己的心脏也跟着那鼓起的脸颊线条鼓胀起来,不安分的抖动愈加强烈。


“如果你爱上了某个星球的一朵花。那么,只要在夜晚仰望星空,就会觉得漫天的繁星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


秋天的夕阳明亮又温馨,映着窗外书上少许早早枯黄的树叶打出暖色的光。

朴珍荣背对着窗户,指尖在书页上划过,半垂着着的眼里闪着细碎的光泽。

王嘉尔听到自己胸膛里的鼓动愈发响亮起来,咚咚作响。

也不知是感受到王嘉尔的视线,还是只是无意的一瞥,朴珍荣转过视线在王嘉尔身上停顿几秒,看着他趴在桌子上枕着胳膊的样子笑了笑,眼里的光跟着动作晃了晃。


像是突如其来的一场风,忽地吹开蒙在心头的尘霾,把里头鲜红的躁动毫不保留地暴露在光下,酥酥麻麻的战栗刹那间传遍全身。

窗外仍是起风了的秋天,偶尔飘零几片枯黄早落的落叶。明明是渡入萧索冬眠前的清冷季节,他却意外地烫红了脸。

王嘉尔不自觉地把头进臂弯里,终是抓住了心跳不安抖动的理由。


爱情这件事,怎么就在秋天来了呢。



- TBC -

下节预告:EP06 [ 兔子洞 ]


陪小孩等家长真的是真人真事了,然而并没有一个小王来陪我一块儿等(...)

赶着今天的尾巴更新了,大家晚安。




评论(12)
热度(61)
© MilkyYuki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