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作品见子博客: 花卷不咸
约稿请私信
weibo@花卷不咸w
GOT7相关@加奶不加盐

[猪尔] 隔壁的朴先生有话说EP09(中短/小甜饼)

* 小学老师X健身教练

* 勿上升真人


EP09 [ 怕黑不是判定胆小鬼的准确标准 ]

王嘉尔最近过得不太顺。

前段时间的小感冒刚好,没两周他就因为换季过敏得了荨麻疹,身上起了大片大片风团,痒的要命却又被医生叮嘱抓不得,人实在难受得要命的时候打了回点滴才好多了。而这麻烦病才快好,租的屋子某天晚上又烧坏了保险丝跳电了,对此他心里沮丧了半天想着自己是不是碰上了前台小姑娘说的水逆。

被这么一连折腾了几天,小教练整个人都焉了几分,等请的假用完了再去上班的时候都还是有点无精打采的。

“哟,病好了?”林在范难得在店里,坐在休息区的椅子上朝他打招呼。

“嗯好了。”王嘉尔懒洋洋地走过去,拿起林在范放着的咖啡喝了口。

他今天下午才有私教课,特意多请了半天在家瘫着。

“好了怎么还一副病恹恹的样子,表白被拒了?”

王嘉尔瞪他一眼,“你能不能别乌鸦嘴。”

林在范一听乐了,对着他直摇头,“原来还没表白呢?你也不怕你那位朴先生被别人抢了去。”

他还以为经过上次那么一番敲打总算是把这位傻小子给敲醒了,好歹能往前迈个几步,没想到仍旧是在原地踏步嘛。

“喏,看到没,这都被搭讪过了,”林在范朝他身后的方向抬抬下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你的朴先生还是很招桃花的吧,指不定哪天就和别人来段健身房情缘了。”

王嘉尔本不想理林在范的话的,但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眼。

不远处一排的跑步机上零零散散立着几个人影,朴珍荣走下来擦着汗,身边走过的一位姑娘笑盈盈地和他打了声招呼,继而又聊了几句才走。

事实上他看完后也没什么林在范预想中的醋劲儿,只是稍稍动摇了些底气。

但也只是稍稍而已。

“别瞎操心了,我有什么好怕的,”王嘉尔抖擞抖擞精神,转身准备好好去工作,“等这周末时机一到,我立马就表白!”

他这都已经倒霉了这么些天,轮到现在总归该是有点好事发生了吧?


——答案显然是不。


在这个念头冒出来的第二天,正值夜色浓重的时候,他的屋子又啪地一声掉进了一片黑暗里。

王嘉尔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游戏界面皱起眉,突如其来的黑暗让他心烦意乱地小声叫骂一句,接着又生出些莫名的委屈来。屏幕发出的光成了屋子里唯一的光源,照在他脸上落下不算明亮的光晕。

门外楼道里传来楼上住户隐约的抱怨声,他心里一动起身去检查了一下,果然自己屋子并没有跳闸。

“我这什么运气,自己家才刚跳过电,转眼整栋楼就又停电了?”他自言自语地嘟哝一句,翻找出手机看看时间。

刚过十点,也不算早了。

王嘉尔心想,要不就直接睡了吧,可下一秒这个想法就被驳回了——他现在根本睡不着。

比这更惨的是,他是在电脑手机都只剩不足百分之三十的电量的情况下,根本睡不着。

王嘉尔气闷地哀叹一声躺倒在床上,抱着枕头翻来覆去了好几遍。等翻得累了他又重新躺好,盯着天花板安静听着房间里时钟滴答滴答的死板声音。

他家没有手电筒也没有靠充电的应急灯,再加上电脑和手机这么点电量费不起电,于是连唯一那么一点光源也没了,整个屋子都黑漆漆的。

王嘉尔眨眨眼,盯着那天花板突然就想起大学住宿舍的时候大家一起半夜看鬼片的日子。

这么一想,脑海里联想到的画面便止也止不住,各种电影画面或是看过的故事桥段都在那面天花板上一闪而过,好似下一刻就该有一只手从床底伸出来抓住他的脚踝,亦或是有张血淋淋的脸孔从上面倒吊着垂到他鼻尖,露出一个瘆人的笑来。

想到这儿,王嘉尔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身,急忙抱着枕头挪到床头把背死死靠住架子。

王嘉尔自认不是需要开着灯睡觉的类型,但此时此刻的停电却放大了心里的恐惧,再加上刚才那一通思维扩散的胡思乱想,就是什么都没他都能无中生有地想出一部剧情完整情节跌宕的恐怖片来。

又捱了一分钟,王嘉尔终于受不住地摁亮手机屏幕,想也没想就在通讯录里飞快地找到一个名字按了拨号。

耳边的嘟嘟声没传两下就换成了一个温和的男声。

王嘉尔听着那个声音瘪瘪嘴,不由自主拉长了尾音,软糯得和平日里的低沉烟嗓相差甚远,“珍荣啊,停电了。”

朴珍荣听着电话那头小教练委屈的叫唤一愣,接着又笑开,“嗯,我知道。”

“你在家吧?”

“怎么?怕黑?”

王嘉尔一听立刻反驳,声音也比刚才高了几个度,“才不是!我只是手机快没电了。”

“可我这儿也是停电了的,”朴珍荣存心不想就这么顺了王嘉尔的意,“你来了也没用。”

“……那,那你充电宝总有吧。”王嘉尔不死心,这一通电话他可不想白打。

朴珍荣假意思考几秒,又答:“好像也没电了。”

电话那头的小教练似乎是气哼哼地说了句什么,朴珍荣没来得及听清,电话就挂断了。

他举着手机无奈摇摇头,心想这小朋友果然是经不起逗,结果还没来得及想好下一步怎么去哄哄已经炸了毛的人,客厅就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没想到动作倒挺快,这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我刚才就和你说过了啊你可不能赶我走。”一开门王嘉尔就灵活地溜进来,由于没有光,还差点绊了一跤。

朴珍荣连忙扶住他的胳膊,带着他往沙发走,“是是是我知道了,不会赶你走的,你可别在我家摔了。”

“原来你家也没手电啊应急灯什么的嘛,怎么跟我家一点差别都没。”王嘉尔嘟嘟囔囔地挨着沙发坐下,又偷偷看一眼身后的朴珍荣,但光线实在是不足,只看得清模糊的面容,根本辨不出到底什么表情。

算了算了,反正都已经赖进来了,朴珍荣也总不见得真的赶自己走吧?

“那不然呢,不是说不是怕黑只是因为手机没电了吗?”朴珍荣本来没打算想办法把屋子弄亮堂的,反正他过会儿就打算睡了,但现在多了个王嘉尔,没有光想来是不行了。

他在屋里翻找一会儿,但也只找出两个朋友送的香薰蜡烛。他朋友之前看别人推荐说这个在睡前点有助眠效果就买了给他当生日礼物,但朴珍荣给忘了就一直搁在柜子里,没想到真用了却只是当普通蜡烛使。

“家里只有这个,凑合着用吧。”他把蜡烛拿来茶几上放着点起来,炽热的火苗立刻氤出一圈温暖的光。虽然远远比不上电灯,但比起电脑屏幕还是好多了。

“我再申明一遍啊,我可不是因为怕黑,”王嘉尔盘着腿缩在沙发里朝朴珍荣眨了眨亮晶晶的眼珠子,又扭头动来动去几下悄悄往他身边挪了挪,“既然你也没充电宝能借我,我就过来陪你一下,不然停电了一个人多无聊啊。”

朴珍荣默不作声地看着小教练这些小动作,对于他这个“善解人意”的解释不置可否。

又过了会儿,朴珍荣伸手到王嘉尔背后,突然使力拍了下。

王嘉尔正好奇地弯下腰凑在茶几上嗅那香薰蜡烛的气味,被这么一拍吓得一抖,大叫一声重新缩回沙发里。

“不是说不怕吗?”朴珍荣这回脸上满是戏谑的笑,眼角又堆起细细长长的褶子,可浸润在暖色的光线里又叫人没法不觉得温柔。

“你这么突然拍我一下我被吓到很正常啊,才不是胆小。”王嘉尔有点恼,但又格外喜欢看朴珍荣这么笑的样子,便只好硬装出冷静的面孔。

“不胆小?可我怎么觉得你什么都怕。”

“我哪儿有什么都怕!”

“怕黑,怕鬼,怕高,怕狗,怕虫子……”朴珍荣煞有其事地掰着指头数了数,“这都不算多?”

王嘉尔一时竟无法反驳。

“其实怕也没什么,我也怕鬼怕高,”朴珍荣见好就收,适时地抚顺一把,“嗯,还怕蛇。”

然而王嘉尔一心还在朴珍荣说他胆小的这件事上,根本没听进去这句话,堵在嘴边的反驳被一时气急浇了把油,立刻就烧得滚烫,激得他一开口就把心里的话给抖落出去。

“哪儿有怕那么多,我喜欢你这件事我不就一点没在怕的吗!”


咚。

王嘉尔心猛地一跳,半张着口呆了呆。

这说出口的话烫了舌尖,直接麻了他的半边身子。他借着烛火柔软的光亮看着朴珍荣,一时竟也想不起该做什么,只知道盯着那双乌黑的眼睛,看零星的光点在其中跳跃。

朴珍荣没说话,眼尾那些温柔的细褶渐渐消失,眼里的笑意也被惊讶替换。


滋啦——来电了。


屋子突然变得一片敞亮,原本黯淡的视野被光线瞬间掠去了地盘,连着慌张都无所遁形。

王嘉尔一下子缓过神,立刻做出反应从沙发上蹦起来,慌不择路地朝门口跑出去。

朴珍荣被他这么一动也回过神来,但奈何小教练反应太快,根本不给他任何缓冲的余地。

他看着那个人影磕磕绊绊地跑出去把门关在身后,就像是第一次见面时不好意思得烧红了耳朵逃跑的样子。

只不过这次王嘉尔记得带了钥匙,没再回来了。




- TBC -

下节预告:EP10 [ 报告!隔壁的朴先生有话说 ]


大家端午安康喔,悄悄更一章XD

下章就完结了!惊喜不惊喜!(。

顺便问问有没有也去看香港FM的哇?感觉那天自己一个人发扇子好像有点孤独……





评论(22)
热度(44)
© MilkyYuki | Powered by LOFTER
回到顶部 ∧